第一百五十一章 大开眼界

      “好……”围观的百姓,见她如此收拾甄箭都高声呼好。
    甄箭单膝跪在地上,只觉得自己这膝盖骨都快碎裂了。
    “沐纤离你莫要欺人太甚?”他气得面红脖子粗,冲沐纤离大声吼着。他再怎么说也是侍郎家的通知,沐纤离怎么能如此对他?
    “欺人太甚?”沐纤离嗤笑一声,一巴掌拍在他的头上,骂道:“到底是谁欺人太甚?甄箭别仗着你父亲是个户部侍郎,就在这皇城随便欺人。按东陵律令,无辜伤害他人,重责五十收监两年。怎么着?要我现在找巡防营的人来,把你抓到京兆衙门去吃两年牢饭吗?”对待甄箭这个色猪,便只能采用暴力,毕竟这货是听不懂人话的。
    甄箭“……”
    谁人不知道这巡防营是她沐家的,旁人看在他爹的面子上,说不准儿不敢抓他。可是这沐家与甄家本就结了仇,在被巡防营的人抓到京兆衙门之前,他们就得整死自己。他父亲也有告诫过他,遇到沐家的人都要绕道走,不要与沐家的人发生冲突。
    “还有,凡是东陵国的百姓,都是陛下的子民。别一口一个贱民的叫,她们可比你这个下三滥的色猪高贵多了。好了,称我还没有对你完全使用暴力之前,赶紧照我说的做。你有错在先,就算我把你打残了,也是我有理。”她勾唇笑着冲他挥了挥拳头。
    这个女人都敢当着皇上皇后和他父母的面,切断了自己的命根子。把他打残这种事情,她自然也是敢做的。俗话说忍辱负重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今日之辱他日太子登基,他父亲权倾朝野之际,便是他报仇雪恨之日。
    甄箭眼中闪过一抹狠戾之色,随即站起来,走到那妇人面前。将银子捡起来,然后双手奉上弯腰吞吞吐吐的道:“对不起,是我的马车行的太快,撞了夫人,还请夫人原谅。”
    这个时候听闻自己妻子马车撞了的中年男子,穿着粗布衣服匆匆而来,忙抱起了自己的妻子。
    “婆娘你没事儿吧?”那中年男子,十分担心的看着自己的媳妇儿问道。
    那妇人痛的五官都拧在了一起,断断续续的说道:“腿,怕是折了。”
    “再说一遍。”沐纤离掏了掏耳朵,看着甄箭说道。他声音说的那么小,谁听得见他的道歉啊!
    忍耐,一定要忍耐。甄箭压下心中的怒火,大声朝那对夫妇道:“对不起,是我的马车行的太快,撞到了夫人,还请夫人原谅。”
    那中年男子,看着衣着光鲜,却有些狼狈的公子与自己媳妇儿道歉,还奉上了五十两银子。怕事的他,忙伸手接过银子道:“原谅,我代夫人原谅了。”
    “太少了。”对银子没什么概念的沐纤离,觉得这五十两的赔偿金太少了些,便又说了一句。
    甄箭咬着牙,又从钱袋子里,掏出了一张一两百面额的银票,递给了那中年男子。
    那中年男子一辈子也没见过一百两银子的银票,感激的看了沐纤离一眼忙伸手接过。只觉得他婆娘这一撞真是值了,这腿撞折了再养上三个月,最多不过花个三十两银子。那么他便还能剩下一百二十两银子,有了这么些银子,他们一家日后都吃穿不愁了。
    这歉也道了,银子也赔了,也得了原谅,甄箭便看着沐纤离等着她的指示。
    “撞了人,便拿银子了事,呵呵,这皇城的官家公子和小姐的做派,当真是让我大开了眼界。”那白衣女子冷嘲道。对于这中拿银子了事的行为十分的不耻,既然这男子的马车撞了人,那便该按东陵律法办,该见官见官该受罚受罚。
    柳心微微蹙眉,看着那白衣女子,她本来还对这个帮这妇人出头的女子十分有好感。但是如今她这话,分明就是在说她家小姐的不是,对白衣女子的好感瞬间降到了冰点。
    “还愣着做什么?赶紧送这妇人去医馆。在这妇人的腿未痊愈之前,这医药费都得你来出。”沐纤离说完后,又对这那对夫妇道:“我还有事儿,这医馆我就不去了。若是他没有按我说的做,你便到镇国将军府找我,我自会收拾他。”
    那中年妇人虽然痛得厉害,却还是勉强的扯出了一丝微笑,看着沐纤离十分感激的道:“谢谢沐小姐了。”
    她今日可算是遇到好人了,若不是这沐大小姐帮她。这甄家的少爷也不会给她赔礼道歉,赔她这么多银子。
    那白衣女子,见这被撞的妇人,对沐纤离一副感恩戴德的模样。只觉得这妇人的骨头真软,给了她点儿银子便什么都不计较了。若不是她帮忙拦着这马车,这人早就跑了,这妇人却对她一句谢谢的话都没有。
    甄箭让车夫帮忙,同那妇人的丈夫一起,把那妇人抬上了马车。心中暗想,等这对夫妇回家之后,再找人把这对夫妇给做了。敢接受他的道歉,那便用命来抵吧!
    “对了。”沐纤离忽然想起了什么,看着已经坐上马车的甄箭道:“若是日后,这对夫妇或者他们的家人,出了任何事情我都会算在你的头上。所以你最好,把你那想要以后找他们麻烦的心思收一收,不然你可以试试我敢不敢提剑上甄府去!”说着她又对所有围观的百姓道:“你们之中,有与这对夫妇相熟的,或者是住得近的都帮忙看着一下。若是他们家以后出了什么事情,传个话给我就行,我自会收拾这甄箭。”
    像甄箭这样的小人,丢了这么大的脸,自然是咽不下这口气的。他不敢对自己怎么样,但是悄悄的除去几个平头百姓,还是敢的。
    “放心吧!沐大小姐,我们都会看着的,一有问题便会托人告诉你。”
    “我就住她家隔壁,我会随时盯着的。”
    “大小姐想的真是周到,这样一来就不怕这甄家少爷报复了。”
    不但不用害怕这甄家少爷报复,这甄箭少爷日后怕是还得护着这对夫妇呢!毕竟人家沐大小姐都说了,只要他们出了任何事情都会算到甄家少爷的头上。
    甄箭气得牙痒痒,没想到这个煞星竟然看透了自己的心思。这下他还真的是不敢动这对夫妇了,还有这不管这对夫妇出了什么事情都算在他头上,这也太不讲道理了些。他大爷的,那他日后岂不是还要找人看着她们,免得她们出事了。
    “本少爷才不是那样的人。”甄箭梗着脖子说出这句话来,随后放下了马车帘子,驾车往医馆的方向而去。
    见马车走远,沐纤离挥了挥手对围观的百姓道:“好了,大家都散了吧!”
    围观的百姓开始散去,不过有人看着她的丫鬟拿着包袱,身后还跟着马儿。而她又是一身干净利落的劲装,便猜她这是要出城。
    “大小姐这是要出城吗?怎么不多带些人?”
    “如今三国的使臣还没走呢!现在危险的很,可不敢一个人出城啊!”
    “大小姐得注意安全啊!”
    见他们如此担心自己的安全,沐纤离十分感激的朝众人笑了笑道:“多谢大家关心,我自会注意安全的。”其实父亲已经暗中安排了人保护她,不让人明着跟着她,也是想要引上次埋伏她的人再次出手而已。
    “奔雷。”她唤奔雷上前,准备上马出城。
    奔雷同柳心一起走到了她的跟前,沐纤离扶着马鞍正要上马,却又听到那白衣女子冷嘲道:“不知道这镇国大将军,知道自己的女儿,如此处事会作何感想?”
    沐纤离停下了动作,微微侧目看着那白衣女子。靠!这女的还来劲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