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得饶人处且饶人

      “爷?”那两个站着的狄戎人听完沐纤离的话后,都颇为紧张的看来一下还坐在位置上的鹰眼男子。
    这个女子竟然这样说,是不是代表她已经看出了他们的身份了?
    鹰眼男抬眼看了沐纤离一眼,他自认为伪装的天衣无缝,不曾想竟被这个小女子看穿了。
    “你看出来了?”鹰眼用雄浑的男低音看着沐纤离问道。
    沐纤离双手环胸答道:“草原上的雄鹰。”
    “女侠、女侠他们太可恶了,竟然当众行凶,请女侠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那三个书生见沐纤离这么厉害,都纷纷爬到沐纤离身旁,靠着桌脚坐起指着那站着的两个狄戎人说道。
    “女侠,只要你帮我们报仇,我定有重谢。”其中一个家底殷实的书生看着沐纤离说道。
    他们虽然是读书认,可是却都是有功名的士子,在这皇城也是有些名声的。如今被三个野蛮人,打得这么惨,若是不报仇他们的脸往哪儿搁?
    沐纤离十分无语,低头看了一眼上个鼻青脸肿的书生。他们正当自己是无敌女金刚啊?方才能打到这个大个子,完全是因为攻其不备。现在让她一挑二,不,应该是一挑三,怕是十分困难。
    沐纤离没有理会那三个书生,而是看在拉鹰眼男子道:“你们这打也打过了,心里的气也应该出得差不多了,这毕竟是东陵得饶人去且饶人。”
    现在可还没有传出狄戎人已经到东陵的消息,很显然这几个人没有通知东陵皇室,而是自己乔装打扮先进了城。他们既然偷摸进的城,就不会想让自己暴露了。若是狄戎未只会东陵皇室,乔装进城还打了人的事情传了出去,对狄戎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那鹰眼男子站了起来,沐纤离目测了一下他的身高,这男人应该有一米九吧!她想要看他的脸那都得扬着脖子。。
    “今日便给你一个面子,这三个书生爷可以饶了他们。但是你打了我的兄弟,这笔账又该如何算?”那鹰眼男子微眯着眼睛看着沐纤离问道。
    “呵……”沐纤离冷笑一声道:“如何算?你说如何算?明明是你的兄弟先推我家敬哥哥,还想踩我家敬哥哥我才出手的,我还没找你们算账呢!你们还找起我算账来了。”这狄戎人当真是有些不讲理。
    见那鹰眼男子不语,沐纤离又接着道:“再说了,你这兄弟这么高大,却连女子都打不过,你们还要替他找我算账,也不嫌丢人。”
    那两个狄戎大汉闻言,出口便要教训沐纤离:“你这臭娘们儿……”
    “北狼住口。”那鹰眼男子让他们闭了嘴。
    “让开,让开……”楼外的大街上忽然传来喧哗声,和十分整齐的脚步声。
    一个狄戎大汉走道窗口看了一下窗外的情况,随即紧张的转过头道:“爷,外面来了一列军队。”
    那鹰眼男子看了沐纤离一眼道:“好个口齿伶俐的小丫头,咱们后会有期。”那鹰眼男子说完,让另外两个狄戎大汉,扶起地上的哪个狄戎大汉,跳窗离开了。
    沐纤离瞧着那鹰眼男子,离开的方向大喊道:“应该是后会无期才对!”
    “蹬蹬……”一阵金属撞击声,和上楼的脚步声响起,以沐景凌为首的一队沐家军出现在了楼上。
    “此处出了何事?”沐景凌三楼便开口询问道,并未看到沐纤离同柳之敬。
    皇上寿辰在即,各国使臣来贺,皇上把维护皇城治安的任务交给了沐景凌。他正带人在城中巡视,接到宝泰楼有人打人的消息,他便带着人匆匆的赶了过来。
    那三个书生一见沐景凌来了,便忙道:“将军放在有三个大汉,忽然莫名其被的殴打我们。”
    “将军都是她,都是这个女人放走了行凶之人,你快把她抓起来。”那个跟沐纤离说过,让她帮他报仇他必有重谢的书生,指着站在一旁的沐纤离龇牙咧嘴儿的说道。这个女人不但没有帮他们报仇,反而还放那些人走了,实在是可恶。
    楼上的人,都十分不耻的看着那三个书生。再怎么说,也是因为这位公子和小姐,那三个大汉才停止了打他们。他们不感恩不说,还倒打一耙说人家放走了行凶之人。人家一不是捕快,二不是巡防营的兵,凭什么帮你拦着那三个大汉啊?
    沐景凌顺着那书生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自家小妹和之敬还有柳心,正在在屋子中间。
    “小妹,之敬?”沐景凌朝三人走了过去。
    柳心气得牙痒痒,叉着腰指着那上个书生骂道:“你们还读书人呢!真是不要脸,要不是我家小姐出手,还帮你们说话,你们指不定被人家打断胳膊打断腿儿了呢!你们不谢谢我家小姐也就算了,竟然还说出把我家小姐抓起来这样的话。你们的圣贤书,你们都读到那里去了?你们的先生便是教你们这样恩将仇报的?”
    众人听闻沐景凌叫沐纤离小妹,对于她的身份便了然。
    “原来他们是沐家的柳军师,和沐大小姐沐纤离啊!”
    “也难怪,他二人敢站出来。”
    “这沐大小姐真是厉害,那么重的大汉都拎得起来。”
    那三个书生被柳心说的脸红脖子粗,听到沐少将军叫那女子小妹,才知道原来这女子是沐家的大小姐沐纤离。那三个书生不知道今日是走了什么霉运,先是莫名其妙的被人打了一顿,如今又得罪了镇国将军府的大小姐沐纤离。
    “小妹这是怎么回事儿?”沐景凌看着沐纤离问道。
    沐纤离看了一下四周,小声的在沐景凌耳边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
    听完事情经过的沐景凌皱起了眉头,看着柳之敬问道:“可有受伤?”
    柳之敬摇了摇头道:“没有。”
    只是这腰放在撞到了桌角有些痛,但柳之敬不想让沐景凌担心并未说出来。
    沐景凌对跟自己一起来的沐家军将领道:“那行凶的人方才跳窗走了,你带几个人去瞧瞧,看能不能追上。”那些狄戎人速度是很快的,现在让人追出去怕是也追不上了,但是总得让人去瞧瞧才是。
    而且这狄戎人乔装进城,实在是有些让人怀疑他们的动机。
    “是”那沐家将领领命之后,带了几个人去追了。
    沐景凌看着柳之敬同沐纤离斥责道:“日后切莫可如此胡闹。”
    那书生见沐少将军训斥沐纤离,还以为这沐少将军是因沐纤离放走那行凶之人而斥责她呢!那幸灾乐祸的表情还来不及露出来,便又听到沐少将军道:“发生这样事情,自有巡防营和衙门的人处理。你们这么柔弱,贸然出手万一伤到了自己怎么办?”
    柔弱?众人脑海里又浮现出了,沐纤离把那大汉摔在地上的情景,在心里喊道:“少将军啊!你妹子可一点儿都不柔弱啊!”
    柳之敬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道:“是我鲁莽了。”
    还好沐景凌及时赶到了,不然那狄戎人真找阿离算账跟她打起来,阿离怕不是那些人的对手。
    沐景凌给了柳之敬一个以后注意的眼神,让人把那上个书生抬去了医馆,然后带着沐纤离同柳之敬结账离开了宝泰楼。
    二楼的雅间儿内,一个身穿华服的年轻男子,通过窗户看着沐纤离离开的背影,勾着唇道:“沐家大小姐?东陵未来的太子妃?呵呵……有点儿意思。”
    那华服男子身旁,坐着的红衣女子,冷哼了一声道:“有什么意思?我觉得一点儿意思都没有。”
    沐哥哥竟然对哪个女子那般温柔,真是气死她了,沐哥哥是她的只能对她温柔,就算那个女人是沐哥哥的妹妹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