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心善,也要分善恶

      刘姨娘的禁足解除了,沐纤离还以为这个刘姨娘禁足结束便会来找她麻烦的。可是事实证明是她想太多了,刘姨娘很安生规规矩矩的做她的姨娘。不过这刘姨娘越是规矩,沐纤离就越是警惕,总在想这刘姨娘是不是在酝酿着什么大阴谋。
    正好这个时候林义查出了下毒毒死阿虎的人是谁?并禀报给了沐擎苍。
    镇国将军府前院,坐在大厅中间的沐擎苍沉着脸,看着跪在地上的瑟瑟发抖的婆子。就这样的蠢货便是指使阿虎,谋害他宝贝女儿之人?
    “陈嬷嬷我一直待你不薄,不曾想你竟然如此谋害大小姐,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刘姨娘穿着一身蓝色的锦缎襦裙,痛心疾首的看着陈嬷嬷斥责道。
    若不是一直都知道这刘姨娘对自己没有安什么好心,她怕是要被刘姨娘这精湛的演技给忽悠过去了。这陈嬷嬷可是刘姨娘的人,要说这陈嬷嬷下毒毒死阿虎这件事儿跟刘姨娘没有关系,她是半点儿都不信的。
    陈嬷嬷趴在地上给刘姨娘磕了个头,双眼发红死死的盯着地板道:“如今什么都瞒不住了,老奴也不想辩解。只是觉得对不住姨娘,因为老奴的过错却连累了姨娘跟老奴一起受罪。”
    刘姨娘摇着头道:“陈嬷嬷你太糊涂了啊!”
    根据陈嬷嬷的交代,她是因为上次沐纤离折断了她的手,还让她被打了一百板子差点儿被发卖出府,所以心怀怨恨指使那阿虎捆了沐纤离。在阿虎被抓之后,她有怕事情暴露,才想法子在阿虎的饮食中下了毒药毒死了阿虎。
    上次林义处置陈嬷嬷时,本来是要把她发卖出府的,最后还是被刘姨娘给拦住了,领回了容春院儿做了一个粗使婆子。
    沐纤离安安静静的看着刘姨娘同陈嬷嬷演戏,这个陈嬷嬷倒是个忠仆愿意替主子背锅去死,此等忠心当真是可歌可泣呀!
    沐纤雪一身白衣站在刘姨娘的身侧,看着地上跪着的陈嬷嬷,眼中闪过一抹愧疚之色。不管怎么说,这陈嬷嬷也是从小瞧着她长大的人,对她也是极好的。如今为自己背了锅,她的心中也十分的愧疚。
    “父亲,陈嬷嬷也是一时糊涂,还请父亲看在她在将军府尽心尽力的伺候咱们的份儿上,从轻发落。”沐纤雪帮陈嬷嬷求情。
    刘姨娘一听沐纤雪求情,便暗暗的扯了扯沐千雪的衣角。这陈嬷嬷是她的人,现在查出是陈嬷嬷下毒毒死了阿虎,将军对她们本就有所怀疑,这个时候求情实在不合适。
    沐纤离勾唇冷笑道:“妹妹就是心善,这陈嬷嬷可差点害死我,妹妹还能为她求情。”
    为一个差点儿害死自己姐姐,手上还捏着一条人命的陈嬷嬷求情,这沐纤雪是什么心态?让人不得不去揣摩。
    沐纤离此话一出,沐景凌同沐擎苍都黑了脸瞪了沐纤雪一眼。
    “我……”沐纤雪用贝齿轻轻的咬着唇,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她为什么会替陈嬷嬷求情。
    刘姨娘拉着沐纤雪的手说教道:“雪儿啊!姨娘你知道你素来心地善良瞧不得别人受苦受罪,可是这陈嬷嬷意图谋害你姐姐,还毒死了府中的杂役。罪孽深重实在是饶不得的,你莫要再为她求情了。”
    陈嬷嬷趴在地上心被冻成了冰,就算知道刘姨娘这话是说给大将军听的,她还是忍不住心寒不忿。她罪孽深重?罪孽深重的明明就是这两个心肠恶毒的母子。她为何会下毒去毒阿虎,还不是因为刘姨娘之事她去的。如今下毒的事情败露,她们怕连累自身便让她一同认下所有的罪。
    她也是人,但凡是人就会怕死。她也是怕死的,可是为了自家儿子孙子日后的好日子,她也只能抗下这所有的罪。
    沐擎苍也看着沐纤雪道:“纤雪你虽然心善,但是却也要分善恶。”
    在沐擎苍看来,沐千雪替陈嬷嬷求情就是善恶不分。
    沐纤雪咬着唇,死死的捏着手中的帕子福了福道:“女儿谨遵父亲大人教诲。”
    “林义,此等谋害主子的恶仆该如何处置?”沐擎苍看着林义问道。
    林义看了一眼地上的陈嬷嬷道:“杖毙。”
    沐擎苍想了想道:“把所有下人叫到惩戒堂,当做所有下人的面执行,让她们瞧瞧谋害主子的下场。”
    他就是想要所有人都看看陈嬷嬷的下场,让他们再不敢起谋害主子的心思。
    “是。”
    随后,林义把所有下人都叫到了惩戒堂,当着众人的面儿杖毙了陈嬷嬷。
    沐纤离没兴趣看这样的场面所以并未去看,不过柳心看了回来过后,晚上的晚饭都没有吃。
    这一天,镇国将军府的厨房剩下了许多饭菜。那些剩下的饭菜一桶桶的抬出了镇国将军府的后门儿,便宜了巷子里的乞丐。
    沐纤离晚上喝了些清粥,喝完粥后便在阁楼上练着琴,不过心绪不宁的她却曲不成调。
    两个丫头在外间儿站着聊着天儿。
    “哎!今日陈嬷嬷那模样好吓人啊!”
    “整个人都被打的血肉模糊了能不吓人吗?看了那陈嬷嬷,我今天晚上饭都没吃下去。”
    “你说这陈嬷嬷也正是的,自不量力的去谋害什么大小姐。如今好了,搭上了自己的性命不说,还连累咱们家小姐同姨娘让将军疑心。”
    “害人害己的破落户。”
    听到外面丫头的谈话,沐纤雪再也练不下去琴了。她虽然没去瞧陈嬷嬷是如何被人杖毙,但是光听丫头们说便能想象出那些画面。听到自己的丫鬟说陈嬷嬷是自不量力害人害己,沐纤雪觉得那都是在说她自己。是她思虑不周去害沐纤离,不但没有害死沐纤离反而害得被自己指使的阿虎,和帮自己除去威胁的陈嬷嬷丢了性命。
    沐纤雪双手合十看着房顶,碎碎念道:“陈嬷嬷,阿虎,你们莫要怪我,要怪便去怪沐纤离,是她害死了你们。你们若是有怨恨,化成鬼之后只管去找沐纤离报仇便是。”
    这陈嬷嬷同阿虎终归是为了自己而死,沐纤离心里总担心这二人死后会来找自己,所以才会这这般碎碎念求个心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