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孔夫子搬家,尽是“输”

      十一皇子一口气吃了三个蛋卷儿,和两个蒸蛋糕。沐纤离怕他吃多了积食便不让他再吃,于嬷嬷便把两盒点心收了起来,让他明日再吃。
    沐纤离本想送完点心就走的,但是因为东陵子羽在,便在七皇子府多待了一会儿。在七皇子府吃过晚饭后才离开,东陵子羽本是留沐纤离在七皇子府不要回去的。但是她终归是云英未嫁的姑娘家,宿在别人家中实在不妥便婉拒了。但是却答应了明日,陪他和东陵珏一起去踏青的要求。
    东陵珏让暗影一路送沐纤离回到了镇国将军府,沐家人见沐纤离天晚未归本想差人去七皇子府询问,但还没让人去呢!这沐纤离便回来了。
    沐擎苍简单的询问了几句沐纤离去七皇子道谢的事情,听闻自家女儿说,明日要陪十一皇子去踏青便道:“那十一皇子倒是个好孩子,只是被淑妃娘娘养着,把那孩子给拘着了。他愿意与你亲近,你便陪他去吧!倒也不是什么坏事儿。”
    沐纤离:“女儿省的。”
    沐擎苍又说了沐纤离今日送的点心好吃,他十分喜欢。见她有如此手艺他很高兴,她越来越像她娘亲之类的话后,便让她回了秋梨院儿。
    这原主虽然没有见过她娘,但是见沐擎苍提起原主娘亲时那一脸幸福和陷入回忆的模样,沐纤离想那已故的沐夫人定是个极其美丽温柔的女子。
    因为要踏青,沐纤离早上起来后,便做了一些可冷吃的干烙煎饼,煎饼上还撒了些香香的芝麻,煮了些雪梨水。还准备了一下桃酥和小点心,不过这些都是现成的并不是沐纤离自己做的。
    吃过早饭没多久,前院便有人来通报说七皇子的马车已经在将军府门口候着了。准备妥当的沐纤离提着食盒,出了镇国将军府的大门。
    七皇子这辆扎眼的马车停在将军府门口,自然是分外的引人注目。
    街上行走的百姓,见七皇子的马车停在将军府门口后,也并未下车。便想这七皇子莫不是前来接将军府的那位小姐出去游玩的?那仙女般的二小姐,跟谪仙般的七皇子倒是般配。只是世人都知道,这沐家二小姐是太子的心上人。想起七皇子曾经深夜送沐大小姐回府,却被将军府中的姨娘冒犯之事,便都觉得这七皇子十有八九都是来接沐家大小姐的。
    过了一会儿果然瞧见,穿着一身淡绿色的对襟抹胸襦裙,臂见挽了水绿色轻纱云肩,梳着朝云近香鬓,只插了一根寒梅玉簪和镀金蝴蝶步摇的沐纤离从镇国将军府内走了出来。
    很快她便走到了七皇子的马车前,驾车的暗影,扶着她的手上了马车。待她上了马车后,暗影便驾着马车朝出城的方向而去。
    “姐姐……”上了马车后东陵子羽便黏了上来,亲亲热热的抱着沐纤离的手臂。
    东陵珏照例拿着一本书看着,时不时的从书中抬起眼,打量着说话的东陵子羽同沐纤离。
    “姐姐,咱们来下棋吧!”东陵子羽指着软榻上摆着的棋盘对沐纤离说道。方才来接姐姐的路上,他已经和七皇兄下了十次了,然后他也输了十次。输了那么多次,他都开始怀疑自己会不会下棋了,便想跟沐纤离下一次试试。
    “可我不会下棋!”沐纤离看着东陵子羽如实答道。这个时代的人都是下围棋,而她是真的不会下围棋,一来是她对围棋没什么兴趣,二来她也从来都没下过。
    “啊……”听沐纤离这说,子羽便露出了十分失望的神色。
    沐纤离也不忍心让小孩子失望便道:“不过,我会下另外一种棋,倒是可以教教你。子羽这么聪明,肯定一学就会。”
    东陵子羽:“那姐姐你就教教宝宝吧!”
    “好!”沐纤离往前挪了挪坐到了棋盘旁,给东陵子羽简单的讲解了一下五子棋的下法。这五子棋简单,东陵子羽一听就会了,便同沐纤离下了起来。
    东陵子羽持黑子先行,但是盘上的的子儿还未落上二十颗,沐纤离便率先连上五子赢了东陵子羽。
    东陵子羽只觉得这五子棋十分的简单,但是却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输了。
    “再来再来。”东陵子羽捡了棋盘上的棋子儿,与沐纤离重新来过。
    不曾想这次却输的更快,十子未到他便输了。
    东陵珏看着苦恼不已的东陵子羽道:“这五子棋的下法虽然简单,但是却如同围棋一样,攻时该攻,守时该守,要看清全局。”
    东陵珏觉得这五子棋看似简单却也不简单,攻守之间尽是哲理与人生。
    子羽听了东陵珏的话,落子之前都会细细思量,看一看棋盘上棋子的位置不在冒进。这一盘棋盘上落了五十个棋子后,子羽才输给了沐纤离。
    子羽虽然输了三次,但却不气馁。只觉得这跟姐姐下五子棋,比跟七皇兄下围棋还有意思。
    他本还想再下一盘,可却听见自家皇兄说:“我来与你下一局!”这话自然不是对他说的,而是对赢了他三次的姐姐说的。
    “好啊!”沐纤离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虽然这东陵珏是个天才,但是自己也是从小被叫才女叫到大的。沐纤离自认为,自己在五子棋方面的造诣,比对五子棋并不熟悉的东陵珏要高出几百倍。若是她用五子棋赢了这才华惊为天人的七皇子,那她岂不是比东陵珏更厉害?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呢!
    然而,十分有自信的沐纤离,就这么被思维能力极强的东陵珏虐成了渣渣。沐纤离同东陵子羽依偎在一起,决定这一生一世都不再跟东陵珏下五子棋了。
    这东陵珏就不是个人,她以前一直都是下遍天下无敌手的。前世活了三十年,在下五子棋时她就从来都没有输过。可是这一次她竟然连输了十次,太丢人了!她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会不会下五子棋了。
    东陵珏见沐纤离不理自己了,便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自己不就赢了她十次而已吗?用得着对他这样苦大仇深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