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冤家路太窄

      面对众人同情的目光,沐纤离暗暗翻了翻白眼,这记狗粮她们吃便是,她可不吃。
    香已经燃了三分之一,众人都纷纷让身旁的丫鬟或小厮研磨开始提笔写诗。
    沐纤离也让柳心研磨,众人见沐纤离也让丫鬟研磨,都纷纷递过去了一个嘲笑的眼神。才读了几日书,认了几个字儿,便也要作诗了,一会儿等着丢脸吧!
    东陵珏的眼神中也带着淡淡的担忧,但是看沐纤离一副成竹在胸,不骄不躁的样子,便想这丫头莫不是真的会作诗?
    柳心研好墨后,沐纤离便铺开了宣纸。拿着狼毫在纸上十分随意的写了起来,众人见她那样子,都觉得她是在鬼画符。
    坐在沐纤离旁边的云婉仪,伸长脖子看了看沐纤离写的字儿。眼中闪过一抹惊艳之色,这诗虽然还没写完,也瞧不出好坏。但是沐纤离这字却是写的不错的,字迹如行云流水,潇洒之中又带着一股子狷狂。看着比其他女子些的那些小楷,有意思多了。
    一首诗写罢,沐纤离把狼毫置于笔架上,双手环胸等着那香燃尽。
    众人见沐纤离那么快的便写完了一首诗,更加坚定了沐纤离是在鬼画符。作诗哪有那么简单?只有七皇子这样聪明绝顶之人,才能一挥而就。
    “哟!这诗会都开始,那小爷岂不是来晚了。”忽然一个低沉又带着一丝慵懒的声音响起,接着一个红色的身影从天而降,落在了牡丹亭前。
    沐纤离同柳心听到这声音,瞬间便如同被雷劈了一样。看这牡丹亭前的那一抹红,和那人头上缠着的白色绷带,二人忙低下了头用手挡住了自己的脸。
    “清流?”对于东陵清流的出现,东陵烬炎倒是有些惊讶。
    “见过太子哥,见过七哥,见过姑姑,玉瑶表妹。”东陵风流姿态慵懒的见了礼,随即又十分轻佻的扫了在座的人一眼。那坐在最后一桌,用手挡着脸的蓝衣女子成功的引起了他的注意。她身后那丫鬟虽然也用手挡着脸,可是那身形却有些眼熟。
    不少小姐,接触到东陵清流的视线后,都红着脸低下了头。
    清流?东陵清流?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能。原来这狐狸精,就是荣庆王府的小王爷东陵清流。整个皇城谁人不知道,这东陵清流是不受礼教约束,风流成性睚眦必报的人。皇城有两害,一个是嚣张跋扈骄纵蛮横的沐纤离。二便是这个风流成性,什么事情都按照自己喜好来的混世魔王东陵清流了。
    在皇城这些公子小姐中,流传着一句话,沐纤离得罪得!这东陵清流却是万万得罪不得的。混世魔王发起火来,可是谁的面子都不给的。
    在原主的记忆中,对东陵清流的记忆,保留在东陵清流十五岁以前。那时候的东流清流还只是个模样俊美的少年,这五年间东陵清流常在各地游历,鲜少在皇城,与原主碰面的时间并不多。虽然二人都是这皇城中的两害,但是却是王不见王。就算是宫中宴会见着了,沐纤离的眼睛都是黏在东陵烬炎的身上的,根本就注意不到旁人。以至于,沐纤离在百花楼看到东陵清流的时候,并未认出他是荣庆王府的小王爷。
    长公主嗔怪的看着东陵清流道:“你这孩子,怎么才来,姑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清流表哥这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儿?”宁玉瑶虽然不喜欢这个风流成性的表哥,但是装作关心的问道。
    一提起这事儿,东陵清流的脸色便有些不好看了。听到了一些传言的公子们,都纷纷低着头忍着笑,他们可不敢名目张胆的笑话这荣王府的小王爷。
    “不提也罢!”东陵清流挥了挥手道,这是他的耻辱提不得的。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栽在一个女子手里,昨晚他可是丢了大脸。若是再让他瞧见那个女人,他定不会轻饶了她。
    柳心听他们在提东陵清流头上的伤,吓得脚都在发抖。天哪!她都干了什么?竟然砸了一个小王爷的头。她就说当时觉得有些眼熟,原来是荣王府的小王爷,她现在好方啊!
    东陵珏咳了十分不厚道的道:“我到听说,昨晚清流被人扒光了衣裳,被绑在椅子上,在百花楼的雅间里,开着窗户晾了一两个时辰。”
    这事儿今天早上便传遍了整个皇城,那一堵东陵清流好身材和狼狈模样的人,见人便说。现在整个皇城都知道了东陵清流栽在白虎楼的事迹,也都纷纷猜测是谁那么大的胆子?如此羞辱小王爷东陵清流。
    小姐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传言道她们的耳朵里自然没那么快,都不知道东陵清流昨晚的经历。如今一听东陵清流在百花楼被扒光了衣裳,开着雅间儿的门晾了一夜,都纷纷红着脸只摇头。都纷纷谴责,对东陵清流做出这样丧心病狂之事的人。这东陵清流虽然风流,但是显赫的家世和不俗的容貌,也不乏豪门贵女对他倾心。
    东陵烬炎也是听东陵珏说才知道,东陵清流竟然在百花楼出了这样的事儿。
    “七哥不带你这么揭短儿的!”东陵清流无奈的冲东陵珏喊道。东陵珏说出了东陵清流这丢人的事儿,东陵珏心里虽然不高兴,但是却不敢责怪。他虽然连太子和皇伯父他都敢惹,但是却不敢惹这个七哥。
    长公主板起了长辈的脸,看着东陵清流道:“你这孩子若少去那些烟花之地,也不会出这样的事儿。”
    这东陵皇家的人,也只有这东陵清流最是放荡不羁。
    东陵珏也沉声道:“如此羞辱伤害皇家之人,那害你之人实在是可恶,不能不追究。”
    这东陵清流皇家的人,怎么说也是个小王爷。那人如此对他,岂不是在打皇家的脸吗?
    东陵清流阴测测的道:“我自然不会放过她,等我抓着了她,定要抽筋扒皮。”
    他东陵清流,这一辈子可都没有这么丢人过。就因为这事儿,他母妃还掉了几颗眼泪,他父王还臭骂了他一顿。他已经想好了一千种办法,要如何收拾那个女人了。
    柳心听到东陵清流这么说,腿一软差点儿摔倒在地上。不过好在她扶了一下桌子,虽未摔倒却弄出了一些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