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百花楼,现场直播

      沐纤离听闻柳之敬在二楼雅间儿,便向老鸨要了柳之敬旁边的雅间儿。叫了些酒菜,顺便还叫了个弹琴的清倌儿作陪。她虽然对女人没什么兴趣,但是都来了这花楼,不叫个姑娘作陪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这雅间儿十分的精致,屋子里挂着水晶珠帘,和粉色的纱幔。桌子上摆着粉色的百合花,墙上还挂了字画。
    雅间内除了一张可供睡觉的红木大床,窗前还有一软榻,软榻上放了一张小几。
    弹琴的清倌儿还没来,沐纤离打开窗户坐在软榻上,看台上的姑娘跳舞。柳心本想站在一旁伺候,但是却硬被沐纤离拉上了软榻坐着。
    方坐下,楼里的小丫头便上了酒菜。酒菜上罢,弹琴的清倌儿抱着古琴进了屋。先是柔柔的施了礼,便让丫头摆了琴桌,坐在了地上的软垫上。沐纤离也不习惯丫头伺候,便让那丫头退了出去。
    调了调琴音,那清倌儿便看着沐纤离道:“不知道公子要听什么曲子?”
    沐纤离丢了一颗蚕豆到嘴里,嚼了两下,随后看着那清倌儿道:“捡你擅长的来弹便是,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这清倌儿模样虽然不是极美,但是也是有些颜色的。因为是清倌儿卖艺不卖身,所以打扮得也不如楼下的那些接客的女子妖艳。只一身绿衣的对襟长裙,绾了一个飞仙鬓,脸上略施薄粉。面容清丽容颜秀美,看着倒是十分清爽舒服。
    “奴家贱名香兰,”香兰说完轻轻的瞟了沐纤离一眼。这公子长得俊美,人瞧着也极是正经,也不像别的客人一见她便流出下流之态。这公子瞧她的眼神无半点轻浮之态,倒让她的芳心动了动。
    “香兰,香气如兰么?”沐纤离念叨着香兰的名字问道。这百花楼不愧是百花楼,这楼里的姑娘便都离开不花。这女子叫香兰,柳之敬点的姑娘叫秋菊,今晚要拍卖初夜的花魁叫水仙,倒是楼入其名。
    “公子说笑了,”那香兰闻言娇羞的低下了头,心思一动弹起了一曲凤求凰。若懂曲子的,但凡听到这首曲子,都会明白弹奏者的心意。
    潺潺如流水般动听悦而的琴声响起,沐纤离不由用食指敲击桌面,轻轻的打着拍子。
    “这曲子弹得倒是不错,”沐纤离并不懂琴,但是却觉得这曲子弹着甚是好听。这古琴弹奏的曲子,跟现代的那些乐器弹出来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十分的有意境。
    那香兰听沐纤离这么说,弹得越发的卖力了。一双柔得能滴出水来的眼睛,时不时的看向沐纤离。这公子既然说她这曲子弹得好,便是知晓了她的心意。她虽然出身花楼,但是一直都是卖艺不卖身的。她虽然眼高不愿屈就,但是若这公子愿意赎她出楼,做个妾氏她也是愿意的。
    沐纤离对古曲又不熟,哪里知道这凤求凰的意思。她根本不知道这香兰弹的是什么,只是单纯的觉得这曲子好听而已。她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随口夸赞,让这香兰以为他也对她有意。
    沐纤离听着琴音,竖着的耳朵也时刻的注意着隔壁房间的动静。隔壁雅间的窗户也是开着的,这楼里的声音杂,她运用了她所有的内力,只能隐隐约约的听到隔壁的声音。现在这柳之敬似乎正在与人对饮,两人似乎还在谈论诗词。
    忽然看楼下歌舞看的起劲的柳心,起身便要关窗户。
    “怎么了?”沐纤离拦住柳心关窗的手问道。她还要留意柳之敬的动向呢!这窗一关便听不见啥声儿了。
    柳心坐了回去,红着脸对着对面楼的雅间道:“那房里的人好不知羞。”
    沐纤离顺着柳心手指的方向一看,只见舞台对面楼的一个雅间内窗户半开。一袭紫袍的男子,正把一个姑娘压在身下,头埋在那姑娘的颈间。
    “我去!这太急不可耐了些吧!这窗都未关完呢!”纵使在现代也没有这窗户都不关便直接办事儿的,沐纤离摇了摇头心想这古人也太开放了些。
    香兰听见二人的对话,抬头一看对面楼的情景,也羞红着脸低下了头。
    “公子你还看?还不把窗户关了。”柳心见沐纤离还盯着那边瞧,便拿起沐纤离的扇子挡了她的脸。
    沐纤离拨开柳心的扇子,磕着瓜子道:“这窗不能关,你若不好意思,便不往那边瞧就是了。”
    若是关了窗,她还如何留意隔壁的柳之敬。
    在沐纤离眼里,对面雅间上演的一幕,还没有现代电视剧里的尺度大呢!
    香兰原本以为这沐纤离还是个正经公子,心中正对他充满着无限的遐想。但是一听沐纤离这么说,沐纤离在她心中的高雅形象就全都幻灭了。见人欢好却不回避,不就还是自己想看么?什么正经的俊美公子,原来也是须有其表,内里还是龌蹉不堪得很.是了!能来这花楼里寻乐子的又有几个是好的。
    沐纤离在香兰心目中的形象幻灭了,香兰这琴音便也乱了,一曲凤求凰也被她弹得曲不成调了。
    “你也不能瞧,”柳心板着脸看着沐纤离说道。
    沐纤离叹了一口气道:“好好好,我也不瞧。”
    柳心闻言,脸色好看了些,低头吃着瓜子,不去看对面雅间那羞煞人的场景。
    沐纤离依旧吃着瓜子喝着小酒,觉得香兰弹的曲子越来越难听了。
    东陵清流低着头,在身下娇媚女子的颈间流连,在她的身上留下了自己的痕迹。
    “公子”身下的女子,不安分的扭动着自己的身躯,似在催促又似在邀请。
    “别急,咱们有的是时间慢慢来。”东陵清灵轻轻的咬着那女子的耳朵哑着嗓子说道。
    作为花楼里的女子,这女子自然个中高手,也知道如何撩拨男人。她伸出柔若无骨的玉手,摸向身上妖冶男子的胸膛,慢慢的褪去他的衣裳。她无意挑目瞧了一下窗户外面,忽然瞧见与她们正对着的雅间中,有一男子似乎往这边看了一眼。
    她虽然非良家女子,但是却也是知羞耻的,忙拉着自己半褪的衣衫,推了推身上的人道:“公子,对面有人偷看。”
    闻言,东陵清流停下了动作,起身拉了拉自己身上的袍子,挡住了外露的肌肤。那女子也缩到墙角,拉上了自己的衣裳。
    东陵清流虽然风流,但是却也没有欢好之时的被人观看的习惯。东陵清流朝对面看去,只见对面雅间只有两间靠在一起的开着窗户。一个雅间里的一对男女,正饮酒碰着杯,他的窗户半开因为窗门的遮挡,那间雅间的也瞧不见他们屋里的情况。至于剩下的那间雅间,窗户大开,一个浅蓝色交颈锦袍的俊美公子,正吃着瓜子,一抬头便看向了他们这边。他在看对面,对面也正好在看他,于是乎二人的视线便对上了。只见那俊美男子,端起桌上的酒杯朝他这边举了举,还冲他笑了笑。
    东陵清流微微眯起了一双动人心魂的狐狸眼,危险的勾起了薄唇。呵呵……偷看他东陵清流与人欢好,还敢如此挑衅他。看来他在外游历两年,这皇城的人都忘了他了,竟然有不要命的敢挑衅于他。
    天地良心,沐纤离绝对没有挑衅的意思。她只是注意到紫衣男子的视线,便抬头一瞧,二人的视线就对上了。她本想低头的,但是一想自己又不是偷看,若是低头不就显得心虚了吗?于是便非常有礼貌的朝他举了举杯,还冲他笑了笑。
    不过对面的男人长得真好看,不、不应该说好看。美丽?漂亮?这些词用在他身上又有些不贴切。他生得极美,如同狐狸眼一样好看又带着魅惑的双眼,又浓又长的眉毛。肌肤盛雪,比她还要白上几分,薄唇鲜红如血,下巴稍尖,脖子雪白修长,虽然妖冶却又不女气。艳丽的紫色袍子穿在他身上十分好看,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有男人能不紫色穿的这般好看,却有不艳俗的。若说这男子的容貌,与东陵珏有得一拼。可是两人风格不同,一个是容颜绝美气质出尘的谪仙,一个是美丽而又带着魅惑和危险之气的狐狸精。
    没错就是狐狸精,沐纤离觉得用狐狸精来形容,对面的紫衣男人绝对贴切。
    不过?对面的男人是想要干什么?沐纤离微微的皱起了眉。只见对面的紫衣男子,把窗户完全打开,身子从窗户里钻了出来。
    只见那紫色的身影一闪,沐纤离还没回过神,那紫色的身影便蹲站在了她房间的窗台上。
    “你在偷看?”东陵清流危险的眯着一双狐眼,看着眼前的男子质问道。
    柳心看着忽然出现的妖冶男子,咽着口水往后缩了缩。心里直呼完了,她就叫小姐不要偷看的,现在好了被人发现了。人叫都找上门儿、不对、都找上窗儿来了。
    香兰看对面雅间的客人找上门儿了,吓得拨断了琴弦。
    沐纤离微微蹙眉道:“没有啊!”
    “还敢狡辩?”东陵清流只觉得眼前的男子好生窝囊,都被他发现了却不敢承认,还跟他狡辩。他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表面正经内里下流,敢做不当之人。
    “没有便是没有,我为何要狡辩。我本就未曾偷看,你们开着窗光明正大的做,我也不过是光明正大的看而已。”这个男人绝对不简单,单从他一闪身便到了她的窗前这点来看,此人武功也是极高的。她也未一直盯着他们看,这男子上来便说她在偷看,这让她心里有些不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