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秦洋妈妈

      “哇……秦洋妈妈,居然是你。”对方身旁的女助手惊诧地睁大眼,从她的反应来看,杨惠出现在这种地方会令她感到很不可思议,好像是平日里的大善人忽然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一般。
    何之槐:“嗯?认识?”
    杨惠点点头。
    她认得这位女助手,是秦洋幼儿园里同班同学的妈妈,偶尔来接一下孩子,来参加过几次家长会,喜欢炫耀她老公一个月挣多少钱,炫耀他们家又添了几辆车,只知道是个还算开朗活跃,略有些优越感的人,但接触不深。
    “那岂不是正好,坐吧,陈总。”何之槐还不知道对方为人,只招呼他们坐下聊。
    杨惠却觉得很难堪,开场白白准备了,还在工作的场合被人认出,突然有种落汤鸡被捞出示众的窘迫感。
    对方的女助手却喋喋不休,“秦洋妈妈,你怎么来这种地方了呀?你不用照顾秦洋的吗?把小孩子丢在家,不好吧?”
    “有她爸爸在嘛……”
    “啊,你老公还会帮你带小孩呀?真好。”女助手一时嘴快,差点没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我没那个意思呀,只是之前看你一直都是你自己带的,以为你老公工作很忙。”
    杨惠:“……?”
    她怎么就觉得,这个帮字就这么别扭呢。
    整局应酬上,她坐立难安,对方的女助手却成天拉着自己谈话,左“秦洋妈妈”,右“秦洋她妈”的叫,虽然说不出哪里不对劲,但她就是对“秦洋妈妈”这个称呼不爽。
    她可不姓秦,也不叫洋妈妈。
    片刻,她忍不住提醒陈总和女助手,“我叫杨惠。”
    “嗯,我知道啊。”女助手却不以为然,她给杨惠倒上一杯白开水,“秦洋妈妈,你说……”
    “我能喝酒。”看着杯上不断加满的透明无味液体,杨惠有些不甘心,低声反驳。
    “没事,别逞强,我们没有酒桌文化的恶习。”陈总对她微笑道。
    女助手也在一边附和,“对啊,都当妈妈的人了……喝太多酒,不仅是对身体,对小孩子也不好。”
    呵,我看不是关心我的身体,是更担心会影响到孩子吧。
    杨惠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默默腹诽。
    做妈妈的这条路上,锦团花簇是真的,孑然一身也是真的。
    热闹是为孩子,孤独是只有她。
    她不知道自己正在对什么不忿,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热情的人有这么大的敌意,但她知道这种心情无人理解,甚至会遭来诽怨,所以她学会了闭嘴,学会了忍耐。
    兴许她就是个冷血无情又喜欢无理取闹的人吧。
    她不想被人骂矫情,也不想被千夫所指,她也是个群居动物,她也需要感情寄托,所以她只能不断与周边同化,不断褪去表面上属于她独一无二的光鲜亮丽,只为迎合世俗。
    所以她选择了妥协,选择了舍弃,“好吧,那我只喝开水就好了。”
    只是……
    感觉自己的小帆船在无边的大海上随波漂流,离向往的彼岸越来越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