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教授

      身体忽然抽搐一下,她醒了。
    周围都静悄悄的,电脑屏幕熄掉了,灯也关着,只有冷气呼呼的风声。
    她瞬间感觉万般的孤寂落寞。
    但她好像习惯这种寂寞了。自她成为孕妈妈以来,她身边的一切都是围绕着秦洋转,仿佛再没人能看见她。
    没人能看见她的身影,没人能听到她的诉求,没人能真正在意她,关心她,懂得她。
    梦里是秦洋还只是六个月大的时候,她记得那天她熟睡了整个下午,醒来后家里被女儿弄得凌乱不堪,吴秀丽抱着女儿,站在自己面前,指责自己对女儿的事一点都不上心。
    而秦晖呢,那时他加班到了凌晨一点才回的家。
    她对秦晖已经彻底失望。
    即使作为一个爸爸,一个所谓经济意义上的一家之主,他确实做得不错。
    即使秦晖每个月会给自己四五千的零用,她也决然要找工作。
    况且她又不是秦晖肚子里的蛔虫,秦晖要是打定主意说不要自己和女儿就不要了,她又能反抗些什么呢?
    而且虽然现在说是一起养女儿,她的生活费他承担,但漂亮话谁都会说,实际谁主导谁主动一目了然,她最怕的,还是怕她得活在秦晖脚下一辈子。
    她拜托曹曼彤给自己找一份清闲一点的工作,这样她也好照顾秦洋。
    曹曼彤是个豪爽耿直的人,二话不说,就给杨惠介绍到她老师的画展里去了。
    说来奇怪,当初因为秦晖食言,无法参观曹曼彤老师的画展,却没想到叁年后的现在是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参加展览。
    次日早晨,她带着简历,孤身一人到达画展。
    她拒绝了曹曼彤的陪同请求,这是她的面试,她执拗地想自己完成。
    敲开办公室的门,迎面而来的,是一位温文儒雅的教授。
    教授看上去只比她大六岁左右,行为举止淡雅,留着一小撮胡须,像极了一个从中世纪里走出来的画家。
    她一时忘了自我介绍。
    教授抬了抬眼镜,“你是……杨惠对吗?曼彤介绍来的。”
    “呃……是的。”
    教授嗯了一声,随即低头查看她的简历。
    杨惠找了个地方坐下,开始打量这间画室。
    早些年前,她学过一点PS,还懂得市场调研的事务,于是曹曼彤就将她推介到老师的工作室里,让她从事一些宣传类的工作。
    这样,既能提高老师工作室的话题度,杨惠也能有工作了,而且也算清闲。
    ————————
    首-发:po18yu.vip (woo1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