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仙的养猫手册(28)

      这话一出,包括黑猫自己,房里的生物当即沉默了一瞬。
    “……不妥。”
    寒时抬手压住苗灵的脑袋,不让她瞧见自己脸上透出的些许不自然:“要是乘着她醉擅自做了此事,往后可要同我置气。”
    黑猫惭愧挠头:“……也、也是,她现在不清醒。”
    听见这话,苗灵不服气地挣扎起来,连久违的喵语都蹦出来了:“我很清醒喵!”
    “别乱动。”
    怀里的人像条泥鳅一样扭动着,滑不溜秋的,要是一个不注意就会被她挣脱开来,寒时只好更加贴紧地揽住她,于是理所当然地引发了后果。
    “这是什么?”感受到腿心底下抵着的突兀事物,苗灵停了下来。
    面对身体的生理反应,寒时也无可奈何。
    好奇宝宝苗灵忍不住动臀蹭了蹭:“硬硬的。”
    本就有了感觉的寒时顿时雪上加霜:“……所以叫你不要乱动,要是不想后悔双修的话。”
    苗灵转又头问:“双修,是什么?”
    “咳。”寒时说得尽量官方:“双修即是通过身体的结合来调和阴阳,交融灵气,助长修为之法。”
    “?”苗灵眼里只透没出听懂叁个字。
    面对她疑惑的视线,寒时思考着如何组织更通俗易懂的方式,来给此时脑子并不顶用的自家妖兽解释。
    他稍微放开对她的桎梏,拉着她的手绕道背后往下,握住他的勃起,低声道:“摸到了么?”
    “简单来说,双修就是把它放进你的肚子里弄一弄。”
    掌心丈量着炙热而坚挺的物件,苗灵莫名觉得有些烫手:“要、要怎么弄?”
    寒时决定发挥最后的耐性采取行动给她演示一下。
    “嘴巴张开,舌头伸出来。”
    嗯?苗灵乖乖照做。
    下一秒,寒时的脸在眼前放大。
    有温热的软体先试探地舔了一下她的舌尖,趁着她轻颤时滑进舌根,含着她吮了一会,而后将她慢慢推回里面,软体也随之一并侵入。
    “唔……”
    大舌肆意扫荡着她的口腔,夺取她的气息。
    苗灵无意识地张开嘴,任由带着另一人体温的舌头插入口腔进进出出,模仿着某种行为缓慢抽动。
    每当舌尖轻轻勾过上颚,寒时都能感觉到怀里的躯体在不住颤抖。
    真是可爱啊。
    随着男人不断的侵犯,苗灵嘴里逐渐传出粘腻的水声,似乎还有什么地方也一并湿润了起来。
    “不……不要擅自就亲起来啊!还有别人在的喵!”
    见两人有愈演愈烈的架势,黑猫嚎叫着紧急打断。
    最后再用力吮了一口,寒时总算放过了苗灵的唇。
    他松开扣住她后脑的手,才发现她唇齿微张,脸颊因缺氧泛着酡红,金色的眼眸一片迷离,像是还未凝固的琥珀,其中并无焦点,显然已经失神了,完全沉浸在唇舌的纠缠里。
    不小心做过火了吗?
    寒时轻拍她的背,提醒道:“呼吸。”
    “你、你到底在干什么!”黑猫举起爪子表示强烈谴责:“说好的不妥呢?”
    寒时低头,把苗灵嘴角的水光舔掉,才慢悠悠找了个理由。
    “她喝的酒后劲太大,传给我了。”
    骗谁呢!
    无视黑猫鄙视的神情,寒时将手贴在苗灵的小腹上,轻轻按压。“知道了么?放进肚子里之后就像刚才那样弄。”
    “知道了……”苗灵平复着呼吸,眼里的迷离还未完全散去。
    寒时接住她瘫软的身子,凑近耳语道:“不过,真正的双修……会更激烈,也会更舒服。”
    苗灵动了动耳朵:“……真的?”
    寒时:“想试试吗?”
    “等等!”看见苗灵这仿佛要自己往上送的傻样,黑猫也顾不得心里打的小算盘,试图挽救一下她的贞操。
    “其、其实双修不是那么必要嘛,苗灵现在的情况也不是很危急……”
    “我挺危急的。”寒时表情还维持得很镇定,尽管胯下已经硬得不行:“忍不下去了。”
    黑猫还没说话,就被揪住后颈拎到苗灵眼前。
    “喵喵你记住。”寒时晃了晃手里的黑猫示意:“是它提议的双修,为了让你的灵气运转恢复正常,我才会献身的。”
    “寒时你什么意思喵?”黑猫震惊,这不就是要把锅甩给它吗?
    偏偏苗灵还点了点头:“噢……”
    “不要听他胡说八——!”
    黑猫辩解的最后一个字还没蹦出来,就被寒时用法术光速送走了。
    “咦?”苗灵眨了眨眼,刚才还在面前的生物呢?
    “好了。”送走了碍事的家伙,寒时一边宽衣解带,一边低头亲了亲她的嘴角,把她的注意力拉回来。
    “不是喊热吗,现在可以脱衣服了。”
    散仙的养猫手册二十八则:以后不能让她在别人面前喝酒(太好骗了)
    ——————
    黑猫:寒时你!你过河拆桥!
    11月挑战日更!先来叁天份的(≧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