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以权谋私

      直飞往意大利佛罗伦萨,需要大概16个小时,等他们降落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商颜的头又开始痛了,辗转反侧一整晚都没睡好,虽然周礼给他吃了药,但貌似用处不大。
    到了酒店,周礼本想着让商颜多休息一会儿,没想到他忍着头痛非要处理工作。
    卿纯刚推开酒店房间门,周礼一个电话就叫她上去了。
    和自己的小房间不同,商颜住的是酒店最高规格的总统套房,光是里面的会议室就比她的房间还大。
    卿纯第一个到的,打开电脑调出文件,会议室陆陆续续来了人。
    商颜是最后一个到的,苍白的脸色明显能感觉到他的身体不适,但他仍旧那般严肃,隐忍着不让别人看出来。
    虽然身体不适,但商颜严苛的工作态度依旧没变,法务部所有人从到酒店开始就进入了高压的工作状态。
    开会,开会,一直在开会。
    修改方案,修改方案,还是修改方案,就这么一直持续到深夜。
    已经凌晨两点,加急改出来的应对方案终于通过了商颜的审批,会议室里的人渐渐散了。
    商颜的头痛得厉害,看过最终方案后就回了房间休息,在周礼的叮嘱下,吃下新换的药物便昏睡了过去。
    大概是因为换了药,身体的排斥反应有些厉害,一整晚商颜再次陷入飘渺的梦境中。
    只不过梦里不再是那个看不清容貌的少女,而是他自己,还是婴儿时的自己。
    花园里盛开着华贵绚烂的各色芍药,却不及白色长椅上坐着的年轻美妇。
    他的母亲嫁进商家时才不过23岁,刚刚大学毕业,比父亲小上5岁,而生下商颜时也不过才24。
    摇篮轻轻摇晃,女人低着头满脸的温柔,她轻哼着小调,小心翼翼得哄着摇篮里的婴儿入睡。
    只不过小婴儿太调皮了点,睁着亮晶晶的大眼睛就是不肯睡午觉,手舞足蹈得想抓住母亲的手玩耍。
    于是她伸出一根手指,摇篮里的婴儿急切得抓住,开心得发出咯咯咯的笑声,同样也逗笑了他的母亲,她笑起来极美。
    如此温馨的画面就像是在看一出话剧,梦里的商颜拥有上帝视角,看着母亲抱着幼小的自己,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母亲去世时,他还没记事,所有的印象只能从爷爷嘴里得知,除此之外只有一张早已泛黄的全家福照片。
    他的母亲很漂亮,和父亲站在一起时郎才女貌简直绝配,可是………他的父亲却为了另一个女人抛妻弃子。
    商颜一直都知道,其实他这个嫡长孙原本不可能继承家业。
    因为父亲的过错,他的母亲就像是守了活寡,在商家的地位也一落千丈,孤儿寡母被扔在商家的角落无人问津。
    商逸主动放弃了家主继承权,包括名下所有的财产,一分都没带走,自然一分也没给妻儿留。
    他有骨气有魄力甚至深情至极,但却从未考虑过被抛下的原配妻子和刚出生的儿子。
    失去依靠的孤儿寡母别说家族内部斗争,就连平常的吃穿用度都只能求着商决给。
    而商决被大儿子伤透心后又怎么可能对这娘儿俩有什么好脸色,甚至一度认为是这个儿媳无用,连自己的丈夫都看不住。
    直到后来,本就体弱多病的母亲,在郁郁寡欢了三年后彻底病倒,没过几天便撒手人寰。
    也正是母亲的死,他才会被接到商决身边作为下一任继承人精心培养。
    商决对他说过,他能有今天的地位,全是他母亲为他求来的,用她的命求来的…………
    药物引起的梦总是戛然而止,明明没有动静,商颜还是从梦中惊醒了。
    头终于没那么痛了,但还是感觉昏昏沉沉。
    商颜起床坐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看了眼时间,才早上六点半。
    今天还有会面谈判,不能用这种状态过去。商颜一边想着一边往客厅厨房走,周礼为他准备了足够的药物,简单烧个水再吞两片就够了。
    水烧好,倒进杯子凉一会儿,正当他回头却瞥见套房会议室里的灯还亮着。
    昨晚周礼没关灯吗?商颜疑惑得站了一会儿。
    也不知怎的,心底的好奇又驱使他迈开了步子,就好像是算计好的,商颜有预感会在里面见到谁,打开门时就真的见到了她。
    她的电脑还亮着,密密麻麻的文字是她一晚上的成果。一旁的打印机正在咔嚓咔嚓得工作,还热乎的纸张说明她刚完成不久,所以也足够累到倒头就睡。
    商颜没有叫醒卿纯,端着茶杯放轻了脚步走到打印机前检查起了她的工作。
    卿纯趴在书本上睡得很香,厚厚的国际法正好给她当枕头,就是口水掉下去后上面的笔记全都花了。
    睡梦中的卿纯迷迷糊糊,只听到打印机咔嚓咔嚓得响,等听到嘀嘀两声,她就知道打印完了。
    晃着千斤重的脑袋撑起身子,卿纯眯着朦胧的睡眼伸手过去拿,可摸了两遍啥都没摸着。
    “嗯?”
    她疑惑得嗯了一声,手掌都快伸到打印机里面了都没摸到自己的方案书,强迫自己睁大眼睛后才看清面前的情况。
    商颜就站在打印机旁,一只手端着茶杯一只手翻看她刚写完的方案书,见她醒了只是淡淡瞥了一眼继续翻阅。
    “你重新规划了与HHM律所的分成计划?”他问道。
    卿纯一晚上没睡,这会儿回答问题脑子就出现了短路,磨蹭半天竟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之前的风险评估我看过,是你跟我保证推荐的这位霍弗里律师一定能帮我们打赢这场官司。结果现在他擅自行动,试图两头谈判增加我们的成本,你却还在这里写合作分成计划?”
    想让商颜夸人,感觉比登天还难。她都累成这副狗样子了,商颜过来却捡最难听的说,那一刻卿纯真想立刻倒下去睡觉。
    “他不是来和养老院总公司谈判的。”
    “哦?你怎么知道?串通好了?”商颜不依不饶。
    卿纯实在累得慌,摘下黑框眼镜用手揉了揉脸,“首先这个案子的主导权还在我手上,其次我已经让剑桥的同学将案件上诉至英国法院,代理律师只有我同学一个人,霍弗里想通过两头谈判来争取最大利益几乎是不可能的,他知道我既然能找到他来转接案子,也肯定知道我会有其他备选律师。英国不止他一个高级律师,我会选他只不过是为了保证能拿到最大的分成罢了。”
    卿纯说的头头是道,但商颜本质多疑,他不会轻易相信这些解释,自然会继续质疑,“那你能保证你这位同学不会被收买吗?单纯把这宗案子卖给HHM律所应该更赚钱吧?”
    “她不会的,也做不到。”卿纯无比坚定。
    商颜更好奇了,“为什么?”
    “因为这宗案子的关键证据还在我的手上,如果她擅自卖掉案子,我可以直接和养老院联手反告她商业间谍罪,是等着分钱还是被送进监狱,我觉得正常人都会知道该怎么选。”
    相处不过两月,他已经见识到了卿纯优秀的工作能力,却没想到她竟然能想得如此完善,能保证每一步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你早就算计好了每一步?”
    “不是算计,我只是喜欢多备几条Plan,用概率学的话来讲,我只是让这件事的频率趋于稳定的趋势。”
    伯努利大数定律,商颜明白了她在说什么,低头瞧着那张被揉红的小脸蛋,商颜沉默片刻便放下了方案书。
    “一晚上没睡?”他突然嘘寒问暖起来。
    卿纯点点头,那眼睛早就熬得通红。
    “距离会谈还有三个小时的时间,回房间睡一会儿,你完成的这些我会让人来帮你善后。”
    他难得这么温柔,卿纯却摇摇头:“不,不要,我可以自己收拾。”
    她明明很累很困却还是硬撑着自己收拾,商颜瞧出了她的顾虑,“怕别人又抢了你的成果?”
    他这么一说,卿纯立马抬头,鼓起的腮帮子跟河豚似的,通红着双眼低嗔道:“反正你也不会帮我嘛,我才不要白白给别人占了便宜!”
    她气鼓鼓的样子真像只傲娇的小猫咪,瞪着想怪他又不敢的小模样俏皮得不行。
    “我今天看到你的努力和能力了,别人想抢也抢不走。”商颜的态度柔软了许多。
    可喜欢得寸进尺的小猫咪又怎么可能轻易罢休呢,圆溜溜的大眼睛委屈巴巴得望着他,似乎是还想要他哄似的。
    摘了眼镜的卿纯像是解开了封印,细瞧上几眼更觉得越看越漂亮,她又爱撒娇,古灵精怪伶牙俐齿的却不招人烦,相处久了真的会让商颜产生一种越来越喜欢的感觉。
    不,不该越界。
    商颜沉了心,眼神也冷漠了不少。
    “既然你不想休息,那就别睡了,把这些资料整理好9点准时去谈判。”
    这下子卿纯的腮帮子鼓得更圆了,瞪着商颜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怨怒,奶凶奶凶的。
    “哦…………”
    ——————
    到达约定的地点,商颜终于见到这位鼎鼎大名的霍弗里律师。
    他约莫五十多岁,白种人,两鬓微白面纹颇深,一双鹰隼般锐利的双眼,仅仅是第一次的对视就给商颜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Hello,  Mr.  Shang,  I  am  Hoffrey  Darn,  a  partner  and  senior  lawyer  at  HHM  Law  Firm  .”
    霍弗里主动上前做了详细的自我介绍,更是笑呵呵得急忙过来和商颜握手。
    他那只能随时随地闻到钱味儿的鹰钩鼻还是一如既往得灵敏,没有任何人提示,他就能精准找到谁才是真正的金主。
    卿纯站在最后面,双方十几个人来来回回介绍了好一会儿才轮到她。
    没等卿纯开口,没想到霍弗里直接上来一个拥抱,将抱着电脑的卿纯拥进了怀里。
    “I  miss  you  very  much  !  My  little  Ellie  !”
    众人都惊讶于他们之间的亲密,卿纯更是尴尬得只能陪笑:“Hello  Professor,  it,s  nice  to  see  you  again  .”
    他足足抱了卿纯三分钟才松开,外国人天性的热情就与亚洲人的内敛格格不入,卿纯只能尽量从中调和,终于双方坐回了谈判桌。
    作为法务部主管,方媛当仁不让得优先开口,双方就各自手上现有的信息做了点沟通。
    正如卿纯的猜测,霍弗里突然来意大利并不是单纯为了两头吃,他查到了这家养老院公司更多的东西,多到可以让他来总公司获取更大的利益空间。
    他仅仅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就整理出了更完善的诉讼计划,而且预计获得的赔偿也在他手里翻了一倍。
    顶尖的律师提供顶尖的方案,商颜看着霍弗里的方案书,只觉得自己这个昨晚熬夜到凌晨的法务团队就是废物。
    不过顶尖的律师团队自然不会廉价,接下来的内部谈判才是重头戏。
    当卿纯拿出项目分成计划书,刚刚还对她满面笑容的霍弗里立刻露出了严肃的表情。
    “Are  you  serious  ?”
    “Of  course,  these  are  also  what  my  boss  meant  .”
    霍弗里看着手中的计划书摇了摇头忽得冷笑起来,“No  way  .”
    对方的拒绝并不让人惊讶,商颜看过卿纯拟定的分成计划书,换做是他也会说No  way,不过现在他更想看看卿纯如何处理。
    “You  can  refuse,  and  I  can  also  find  another  team  of  lawyers.”
    “No,  no  legal  team  will  accept  this  sharing  condition.  Do  you  know  what  percentage  is  the  highest  for  private  transfer  cases?”
    “I  don,t  care  how  much  others  divide,  that,s  all  I  want  !”
    卿纯态度强硬分毫不让,对面四个可都是英国数一数二的高级律师,她想把握先机,就必须足够强势。毕竟主导权在她手里,如果这个时候还畏畏缩缩那就别谈判了。
    霍弗里教了卿纯三年,自然很了解她的性格。
    在律师界,这种从私人律师转接的案子,最高的分成也才百分之三十,对他而言百分之五十的分成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No,  it,s  impossible,  Alice.  I  taught  you  this  lesson  that  the  proportion  of  private  transfer  cases  should  be  determined  based  on  the  conditions  provided  by  the  recipient,  rather  than  requiring  50%  from  the  beginning  !”
    “Mr.  Hoffrey,  please  note  that  I  am  not  your  student  now,  and  your  next  choice  will  determine  whether  you  will  be  our  partner  or  enemy  in  the  future  .”
    最后一句话彻底终结谈判,卿纯从没想过要把对面的男人当成恩师,对她而言,达不到自己的目的,他就是敌人。
    沉默许久,双方都没有人在说话,商颜全程看戏,能待在这间屋子里的人都是聪明人,他们自然也明白接下来便是漫长又分毫必争的拉扯环节。
    气氛过于紧张了,这个时候就需要有人暖场,方媛及时出来,以时间为由暂停了谈判。
    ——————
    一上午的谈判,卿纯有些疲累了,但下午还要继续,她只能在餐厅角落一边吃一边整理下午的对策。
    “Do  you  mind  having  lunch  with  me  ?”
    卿纯还在看电脑,低沉的男声突然传来,标准的伦敦腔,她抬起头就看到了霍弗里。
    “No,  my  pleasure  .”
    男人落座,招呼着服务员点了份意面,卿纯顺势合上电脑认真吃起了饭。
    “Are  you  okay  at  school?  A  few  months  ago,  I  saw  a  newspaper  and  something  happened  .”
    “I,m  fine,  thank  you  Professor  .”
    霍弗里语气温柔,但卿纯却冷淡得厉害,加速吃着盘子里的土豆泥,好像下一秒就要走了似的。
    “Actually,  I  can  help  you  solve  that  case.  Sexual  harassment  in  the  workplace  is  a  very  serious  accusation  .”
    “I  know,  but  he,s  Lucifer,  and  you  can,t  be  willing  to  offend  him  .”
    说起伦敦往事,卿纯的脸色都显得难看,“Sorry,  I  don,t  want  to  bring  that  up  again  .”
    她拒绝了再谈,霍弗里便立刻转了话题聊起了别的,
    商颜坐在不远处,长指轻扣着杯壁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方媛和他一桌,两人刚聊完今天谈判的事情,方媛提出了其中的顾虑。
    “虽然这位霍弗里律师提出来的方案很符合我们的要求,但如果把这个案子转让给他们律所,我们有可能会面临过河拆桥的问题,因为这个案子并不是由我们起诉,而是爱丽丝另外的律师朋友。也就是说,哪怕再高的赔偿对我们公司来说大概率毫无关系。”
    这一层商颜早就想到了,但他的最终目的其实并不是这宗跨境诈骗案,而是通过这个案子尽快将天隧医药的设备和赔偿拿回来,转让案子的分成收益对他来说只不过是蝇头小利。
    这一点,他和卿纯的想法不谋而合,只是她自己好像还有些自己不知道的谋算。
    “商总,其实我有些话不知该不该说,我总觉得这个爱丽丝…………”方媛顿了顿,目光看向角落里的卿纯。
    “想说就直说。”商颜不喜欢猜别人的话。
    “我怀疑爱丽丝在其中以权谋私,其实从她发现养老院的漏洞到自己私自找人起诉立案时,我们就该彻查她。爱丽丝作为集团内部法务实习生,利用并窃取公司内部资源消息从而获取了诈骗案的起诉先手权,这种情况在公司是必须严惩开除并且追究其商业刑事责任的!”
    方媛憋了这么久终于一口气说出来了,可她看到商颜的表情却似乎根本不在意,并且反问道:“你有比她更好的方法来解决天隧医药的案子吗?”
    方媛被噎住,半天说不出一个字。
    商颜垂眸,低沉却愈加严厉的声音震敲着方媛的耳膜:“如果不是因为你们这群废物,我需要听信一个实习生的建议,大老远跑到意大利来和一群律师谈判吗?她以权谋私我自然不会放过她,那你们呢?”
    他看都没看方媛一眼,强大的压迫力却能逼得她喘不来气。
    “商总………我的意思是………是要小心提防这个爱丽丝,我怕她和自己的导师暗中联合对公司不利。”
    方媛硬着头皮也要把话说完,上午那场谈判就已经让她产生了严重的危机感,而且她也察觉到商颜对这个实习生的态度,他以前从不会偏袒任何一个员工,可对爱丽丝却…………
    “方媛,做好你的本职工作,让我确定你的价值还足以坐在这个位置上,知道吗?”
    那一瞬间,方媛的后背全湿了,她很清楚这是商颜给她的最后警告。
    “我明白了,商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