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二、定情吻

      还没反应过来,我已经啃上了晴的嘴唇,试图将拂在脸上的香味吞吃入肚。
    「这么有实践精神的话,我就好心的教你怎么接吻吧。」等我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想要退开的时候,晴将一手固定在我脑后不让我逃脱,轻笑着说完后好好的教了我什么是吻。
    「菁英打铜牌的感觉就是这样吗?」我扶着内容物已经糊成一团的脑袋,愣愣地看着面前的晴说道。
    发自内心的称讚没有让晴骄傲的自夸一番,反而是呆滞了一下。
    「我就当你答应了,这就是个定情吻。」停顿的时间很短,晴又亲了我的唇,然后快速的退开并往厕所走去。
    当晴的手放到门把上时,我拉住她的衣角,囁嚅的说道:「我、我不是很确定,但你如果不介意,我、我觉得我们可、可以试试看。」
    紧张的说完后我便放开了手,抬头看向她时正好撞进她眼里闪着星光的笑容。
    「来吧,我会尽量满足你的好奇心的。」推开厕所门走进去的晴没有正面回答,甚至没有回头看着我说话,却像是料定我一定会跟上似的留下敞开的门。
    站到厕所门边时,晴已经坐在闔上的马桶盖上,男人则是全身赤裸的跪在她面前,双手反背在身后,脱下来的所有的衣服都放在他脚边靠门这一侧,并且摺叠的整整齐齐。
    「好了,该好好算算那些积欠下来的债务了吧?嗯?」
    晴用手捏着男人的下巴,自上而下的俯视角度让我能清楚的看见男人胯间随着晴此时充满蛊惑的嗓音逐渐充血,从被黑色毛发遮盖住的一团软肉到佈满青筋的凶器。
    「这么迫不及待?连被人看着都能硬?还是……这贱东西就是越多人看越兴奋哪?要不要去路边跪个够,让往来的小姊姊们都能好好欣赏一下?或是乾脆现在就拍个视频上传,让你这下贱的样子可以跟更多人分享?不过光这样跪着也太无聊了,不如就从上次欠的处罚开始吧,来,说说你做错了什么?」
    不同于我毫无掩饰的直视,晴虽然是看着男人仰望的双眼,却能精准地掌握到男人的动态,说出来的话更是赤裸的让人脸红。
    「我不该在女王规定的禁慾时间里偷打手枪,请女王处罚。」
    男人才刚说完,晴便一脚踢在男人下体,从男人反射性地想要缩起身子来看,这一下可是真的使了劲儿踢的,可惜下巴还被晴固定住,连疼痛都只能透过紧皱的眉头来表达。
    「谁准你自称『我』的?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自己心里没数吗?」或许是男人颤抖着身子的模样逗乐了晴,她口中说的话听起来狠戾,嘴角倒是露出了笑。
    「女王息怒,是贱奴忘了自己的身份,请女王好好的教贱奴规矩。」男人快速的改了自称。
    「那……我们就来一笔一笔的好好算算这些帐吧。」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当晴这么说的时候,我觉得她脸上的笑虽然没变,却让我起了鸡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