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負荊請罪

      这一次她的另一隻手还被我拉着,没能像上次那样边捲我头发边说那种曖昧的话,但她却趁机偷亲了我的耳垂。
    耳垂!
    小说中不知道写过几次男主亲吻女主耳垂的害羞镜头,亲身经歷却还是头一遭。
    或许是事情来的太突然,我完全没有电流窜过的感觉,反而身体僵硬的任由晴挣脱了我的手,开心的摆手离去,那个样子与其说是撩妹后因为妹子害羞的反应而开心,还不如说是恶作剧成功而得到乐子的小孩子。
    总之混杂着害羞与不爽的矛盾情绪让我暂时忘了晴给我看的讨论串,也忘了追究当时我当时是不是被刻意无视了的情况。
    不过晴的想法一直都不是我有办法捉摸的。过了几天想起来的时候,以为这件事就这样默默翻篇了,殊不知晴又搞了一齣「负筋请罪」,我没打错字,真的是那个筋。
    看着门口晴身后揹着一个大锅子的男人,我还没反应过来。
    「对不起啦,我只是真的很好奇房东妹妹的反应,才会假装没看到,但是还是都有在注意的,可以接受我的道歉吗?」晴语气诚恳的说着。
    「呃??所以这是???」我迟疑的连该怎么发问都不知道。
    「负荆请罪呀!这滷牛筋是刚弄好的,可好吃了!」晴开心的指着那个锅子介绍。
    我第一次知道负荆请罪的「荆」可以解释成牛筋的「筋」。还没来的及吐槽,我已经被晴拉出房门,揹着锅子的男人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推去厨房处理食物。
    因为男人在准备好食物后又当着我的面鑽进了桌底,我只能将注意力放在桌面。儘管以挑食的程度来说我应该无法自称为一个合格的吃货,但这锅牛筋是我愿意替它写个千字心得的那种好吃,前提是我的词汇量要够丰富,不然通篇可能只有满满的「好好吃」。
    「原来负荆请罪还能这样解释。」看着眼前的空碗,如果不是想到那次早餐时桌下的男人舔盘子的模样,我大概也不会放过碗里的滷汁。
    「这种实用性高的方式不好吗?还是小么对打人也开始感到有兴趣了?」才刚因为晴的双关而发笑,下一秒就维持不住笑容。不过晴也没打算让我辩解,而是自顾自地用苦恼的语气继续说着:「其实也不是不行,但是要找到荆棘需要花点时间,操作又容易误伤,就算先不说我捨不捨得小么不小心伤到自己,也得考虑到这东西容易留下伤口、疤痕,一般玩伴性质的孩子们也未必能够接受,这样人选上就有很大的问题……」
    「玩伴是什么意思?」这段时间跟晴的相处,我找到最能转移晴的注意力的方式,就是从她自己的话中找出一个需要花点精力解释的东西来提问,这样有很大的机会能让她忘记原本嘴里唸叨着什么。只是我没想到的是,这样一个看似简单的名词,能让晴说出一个故事。
    追-更:tongti8.com (ωoо1⒏ 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