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裝置藝術

      他们这么自然的态度,都快让我怀疑起到底是不是自己太少见多怪。
    「你们这是在……?」我犹豫的开口,还是决定先面对自己止不住的好奇心。
    「喔,刚才不小心把绳衣弄乱了,正在重新调整。」晴自然的回答着,手上的动作没停,依旧慢条斯理的整理着红绳。
    看着艾德微微冒汗的额头,我突然觉得这个回答讯息量有些大,脑容量都快处理不过来了。
    绳衣是怎么回事?这两个人刚刚到底都忙了些什么?看晴弄好后绳子乖乖贴在艾德身上的样子,到底要做些什么才有办法弄乱?再说这里不是试衣间吗?还都只是隔帘子而已,怎么敢就这样肆无忌惮呢?就不怕店员或其他客人不小心撞进来吗?
    「这段时间我们包场了,不会有其他客人,店员要按呼叫铃才会过来。刚刚我只是想看艾德表演一下几个地板动作。」大概是看到我当机在一旁的样子,晴又淡淡的说道,虽然没有全部都回答,但也将我脑中冒出来的疑惑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地板动作?跪舔吗?」我突然想起下车时在晴的手机上看到的回应。
    「这是作家的适应力吗?」晴眨了眨眼,语气透着讶异,接着回復道:「不是,艾德的喜好不是那个,他会欣赏,但不到迷恋。你有兴趣瞭解的话,我们可以再找时间聊聊这个部分。」
    「作家的适应力是什么意思?」我努力消化着晴的话中透露的大量讯息,转头看向艾德时却意外的发现他的耳朵悄悄的红了。
    「就是对什么都挺见怪不怪的意思吧。故事写多了会发现现实永远都会比想像中的世界还要离奇,所以真的遇到了也不会太过讶异,默默的就接受了现实给予的荒诞设定。」
    「好像的确是这样。」我抓了抓头,竟说不出反驳的话。
    「不然你觉得我怎么会找你租房子?像今天也不单纯只是带你来逛街,主要还是想跟你讨论我的装潢规划。」晴一脸计画通的模样,让我觉得好像一切都在她的计算之中。
    只是说出的话让我有些转不过来。
    当初签约的时候晴的确有提过之后打算对房子进行装潢,我也同意只要不续租的话能将房间復原就好,所以为什么还会想跟我讨论她的装潢规划呢?
    没等我反应过来,晴已经让艾德将我请回原本的试衣间,留我一个对着拉起的帘子思考晴想表达的意思。
    等帘子再次被晴拉开,昏黄的光线和我所在的空间形成强烈的对比。原本跪在地上的艾德如同装置艺术般悬吊在空中,身上缠着的红绳延伸至天花板,将他牢牢地固定在大约我胸下的高度。
    顺着那些绳子往上看,再跟我现在所处的试衣间内的布置对比,发现用来固定绳子的地方大概原本都拿来掛一些垂吊的装饰,所以并不会显得突兀。
    「这就是你的装潢规划?活体装置艺术?」我猜我此时的表情应该可以用目瞪口呆来形容。
    更☆多☆章☆节:wo o1 8 . v i p (W oo 1 8 . vi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