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吉屋出租

      我是小么,顾名思义,是家中的老么,也是爸妈口中的意外。我跟二哥差了十二岁,跟大哥差了十六岁。拜爸妈的教育所赐,两个哥哥都是不折不扣的妹控。
    在我的成长过程中,爸爸最常掛在嘴边的话是只要我不违法、不要太败家,这辈子给他养就好。我想我的个性大概就是被家里叁个男人宠出来的。
    在学校,我的成绩不算太差,但也跟优秀无缘。没有一大群的跟班簇拥,但有几个比较聊的来的朋友,偶尔会一起约出去逛街、吃饭。整体来说,就是生活不愁,但也没什么特别出色的部份。
    大学时,我考了个还算有知名度的私立学校,选了个未来不知道能做什么的科系,然后一样维持着不高不低的成绩和人际关係。
    唯一有点不同的,大概就是我将高中上课时打发时间写的一些小说整理到网路上,刚好蹭到了网路小说的热潮,居然有几个读者愿意给我支持,虽然不算多丰富的收入,只是让我有点钱能维持基本生活,也就默默的一直保持着在网路上写作的习惯。
    毕业后找过几份工作,但是因为科系和学歷的关係,总是遇到各种奇葩主管,搞到最后家人乾脆丢了一栋郊区的房子给我,让我去做包租婆,反正再怎么样家里都不缺我这小鸟胃的一口饭。
    看过房子后,还没正式写好出租的资讯,只是在连载文章中的某篇文底稍微提了两句,就收到几个读者私信询问。
    我一一回信告知房子大致的情况后,一个暱称晴女王的读者认真的跟我约好看房子的事情,在我带她看完房子后立刻签了租约。
    说是房子,但因为位于郊区,勉强也能算是个小别墅,有前院和后院,左右两侧则是停车位和适合种花的围篱过道。前院是水泥地,还放了个篮球架,大概是我两个哥哥以前在玩的。后院是草皮,种了一棵不知名的树,树上还吊着一个鞦韆,听说以前是为了让家里的哈士奇放风用的,只是在我出生前就生病死了,没机会见识牠的蠢萌。
    一楼有间孝亲房,我打算就住在那,反正我的生活空间大概一个套房就够了。一楼的客厅、餐厅和厨房连同室外都算是公共空间,我顶多去厨房用饮水机装水、煮泡麵,或是偶尔到客厅看看电视,剩下的要我用,我可能也不会用。
    二楼以上都租给了晴。她有说想装璜,想先住一阵子思考要怎么规划再找人来设计、施工。,我没什么意见,只要求她的装璜不能影响主结构和退租时要恢復原状就好。我没想到的事是,她所谓的装潢都只是为了她的「性趣」,而这些装璜在其他房东眼里,应该是完全无法接受的吧?难怪她在听到我的条件后会如此的开心,甚至连我觉得偏贵的每个月近四万元房租都一口应下,还急着要签约,像是怕我反悔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