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變臉

      虽然后来我逃了,但想也知道结果肯定只有一个,就是被晴玩到忍不住射出来,然后惩罚他连续射精到晴满意为止。
    儘管不是男人,无法理解那种感受,不过就我做过的功课来看,那肯定不是什么愉快的释放。
    所以那些人到底是快乐的还是不快乐呢?真是令人费解。
    没想到这堆跳来跳去的思考中,最后这个问题就这样卡在我的脑中,挥之不去。
    「想什么呢?」晴放下手中的刷子,将我的脸扳向她。
    呆滞了一下,才想起今天被带出来研究彩妆。同行的还有一个清秀的小男生,说是类型跟之前在表演场看到的小琋相似,只是接触女装的时间不长,目前还只能靠滤镜过日子,想要直接女装上街肯定会收穫大批看到变态的眼光的那种。
    本来我还想着这年头谁不修图,但是看到小男生的示范后,我还是狠狠的震惊了一把,没想到现在的滤镜能够如此强大,本人脸上涂的跟马赛克艺术似的色块在经过美顏的加持后,真的拍出了一个诱人的女生,可以甜美也可以性感。
    等小男生示范完,晴就拿着套了滤镜照片,替小男生仔细卸妆后再一一的根据照片中的效果教他怎么化。
    对于网路上那些妆前妆后对比照一直都很有兴趣的我就这样傻傻的跟来,却没想到现场实在无聊到我不知道该做啥。喝完饮料,还用手机码了一小段文章,最后乾脆拿起晴带来的彩妆品跟着化起全妆,只是化着化着就开始恍神。
    「没、没有啊……」我心虚的回道。
    「你差点就吃了我的口红,还说没想什么?」
    尷尬的笑了笑,我对着镜子擦去唇上过多的唇彩,要不是晴喊我那一下,我可能再过不久就要把手中的口红给啃了。
    「就??嗯??有些问题想不通。」放下那管头快被毁掉的口红,我支支吾吾的思考着要怎么表答。
    「说来听听?」现在小男生完妆后正在一旁拿着手机自拍,晴乾脆整个人凑到我身边,软软的胸直接压在我的手臂上,如果我是个男的大概就硬了。
    瞄了一眼拍完照之后还拿着镜子在那自恋的小男孩,我还真不敢直接说,只能压低音量,悄声道:「就是??他们被你蹂躪的时候,到底是快不快乐?感觉挺痛的啊?怎么会这样自讨苦吃呢?」
    听了我一股脑儿倾泻而出的问题,晴露出她那快成招牌的浅笑,却只给我一个回家再说的敷衍回覆,就转头替小男孩改妆容去了。
    不晓得是年轻的本钱还是小男孩的底子太好,化妆后,我都快觉得我才是叁人中最接近男人的那个了,还好刚刚也跟着上了点妆,跟他们走在一起应该还不至于太过突兀。
    总之,变脸完成后,要做的事就是买点好看的衣服搭配。除了帮忙挑选外,还顺便同行帮小男孩壮胆。
    女生嘛!谁不喜欢逛街,就算只是个藉口也好。于是将那一大箱的化妆品丢在晴的后车厢,叁个人便转战适合逛街的地方。
    但我显然是小瞧了晴的搞事能力。